天朝上品沦为茅台“弃子”之后,又因商标侵权纠纷被告上法庭!

秘书处 财经报道评论96,496字数 2290阅读7分38秒阅读模式

2023年初,贵州茅台将天朝上品迎宾酒业告上法庭,诉讼案由是“侵害商标权纠纷”。该案已于2023年3月14日发布开庭公告,将于4月下旬在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人民法院开庭。

据企查查显示,目前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开庭公告数量为1189起,案由为“侵害商标纠纷”的共949起,其中作为原告身份上诉的共888起。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朝上品迎宾酒业关联公司“天朝上品酒业(贵州)有限公司”曾是贵州茅台酒厂技术开发公司旗下控股子公司。贵州天朝上品酒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9%;茅台技开公司持股51%。而茅台技开公司是由贵州茅台100%控股。

 

退出天朝上品,茅台早有“剥离”贴牌酒的意向

 

据贵州阳光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官网披露,2022年5月,经茅台集团董事会批准,茅台技开公司拟转让天朝上品酒业(贵州)有限公司51%股权;2022年10月,茅台技开公司正式退出天朝上品酒业(贵州)有限公司股东行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由杨凤祥变更为黄永毅。

 

天朝上品沦为茅台“弃子”之后,又因商标侵权纠纷被告上法庭!

 

而在购物平台搜索天朝上品相关产品时,部分包装上还是“贵州茅台集团”的标识,但还有部分包装上的标识于“贵州茅台集团”字眼已经变更为“天朝上品集团”。天朝上品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脱离了茅台,现在我们产品出来的新包装跟之前老款是有区别的。”

 

天朝上品沦为茅台“弃子”之后,又因商标侵权纠纷被告上法庭!

 

据悉,天朝上品主打的“天朝上品贵人酒”,曾为行业知名的“茅系”贴牌酒。贴牌酒指的是由酒厂生产酒并将其销售给商家,然后商家贴上自己的品牌进行销售。

其实早在2017年,茅台就开始管束贴牌酒数量:2017年,茅台集团宣布施行“双十”品牌战略,要求每家子公司保留的品牌数不超过10个,每个品牌的条码数不超过10个。2018年,茅台集团发布“双五”规定,目标将子公司品牌数缩减至5个左右,产品总数控制在50个以内。

随后,茅台开始逐渐“清理”贴牌酒,2019年茅台集团发布《茅台集团关于全面停止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业务的通知》。

 

天朝上品沦为茅台“弃子”之后,又因商标侵权纠纷被告上法庭!

 

2021年,茅台集团开始督促子公司打造大单品、逐步淘汰业绩低下的品牌、控制品牌产品数量等,2021年底前全面完成停用集团LOGO工作。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贴牌酒就是利用茅台品牌的潜在影响力进行销售。但这样的产品能够为茅台业绩及品牌价值的贡献都极其有限,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贴牌酒给茅台带来的影响是负面的。

 

如何从茅台的“宠儿”变为“弃子”?

 

茅台集团曾对天朝上品酒业可谓是寄予厚望,在2017年还特意为该品牌举办了一场大型峰会,当时的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曾表示:“在3年之内,让天朝上品的发展能迈上一个大台阶,成为茅台集团旗下一个重要的品牌和支柱,确保到2020年营业收入实现50亿元规模。”

但如今天朝上品却成为了茅台的被告,天朝上品是如何一步步从“宠儿”变成“弃子”的呢?

从政策方面来看,2021年5月28日,仁怀市酒业协会在官方公众号上发布“规范定制(贴牌)酒生产销售行为”的通告。

通告中提出,严禁生产销售各类不规范定制(贴牌)产品;截至2021年5月31日前,各酒类生产企业对所有定制(贴牌)产品进行一次全面清理,凡生产包装有各类不规范产品及包装物自行销毁。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天朝上品这种与茅台关联企业合作,利用茅台市场声誉和品牌影响力而打茅台“擦边球”的经营活动,实际上会给茅台市场形象与品牌带来负面影响。

柏文喜表示,茅台严厉打击贴牌酒的行为,是为了维护茅台品牌形象和市场声誉,是在市场竞争加剧之下为维护和巩固茅台自身的营销体系的“清场行动”。

从业绩方面来看,截至2022年4月30日,天朝上品酒业实现营收约372.91万元,利润总额为-78.31万元,负债总计约2608.36万元。曾经的百亿销售目标现已“高不可攀”,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业绩欠佳,利润亏损的天朝上品。而天朝上品酒业业绩欠佳与其曾经混乱的价格体系、饱受争议的销售方式有很大关系。

从价格体系方面来看,天朝上品旗下贵人酒官方市场指导价为699元。但据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上搜索显示,该款酒标价从196元到799元不等,而市场上流通的贵人酒最低卖价甚至低至几十元一瓶。

 

天朝上品沦为茅台“弃子”之后,又因商标侵权纠纷被告上法庭!

 

白酒专家肖竹青表示:“天朝上品上市的时候高举高打,在全国招了很多业外资本、行业外的代理商,在价格崩溃以后,市场最低价60块钱就可以买到,引发了许多社会投诉。”

有媒体报道称,天朝上品贵人酒市场价格如此混乱,主要归根于官方对于价格管控和品牌管理上存在弊端。甚至有消息称,有些有人脉、进货量大的经销商基本可以用50元左右一瓶进货。

从销售方式来看,天朝上品曾被人质疑涉嫌金融诈骗、虚拟币传销等。据2019年报道,天朝上品酒业旗下的贵人酒曾与贵人通捆绑销售——贵人通是贵州贵人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贵人大数据)为提高天朝上品酒销量而赠送的一种附加品,属于数字资产。

发行初期,贵人通的市值为3元/个,但在2018年4月就涨到了70元左右,而在2019年,价格更是涨至160元/个,较发行初期上涨5233.3%。尽管天朝上品酒业表示,公司与贵人大数据仅为合作关系,贵人通与公司无关,但还是在市场上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9年4月,天朝上品发行的代币“贵人通”再次被消费者举报涉嫌金融诈骗。

综上所述,茅台“剥离”天朝上品,天朝上品由“宠儿”沦为“弃子”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知趣咨询总经理蔡学飞表示:”天朝上品之类的产品属于历史遗留产物,对茅台整体销售盘已经不存在影响和干扰。剥离相关的业务与产品可以让企业聚焦相应的资源来进行品质提升与研发,有利于茅台科研与品质战略的升级与进步。”

秘书处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04-24 15:21:0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model.org.cn/information/finance/2023/04/24/2309.html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